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uan1206的博客

天意怜幽草 人间重晚晴

 
 
 

日志

 
 

【转载】柳琴《张郎休妻》  

2016-07-13 22:2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非常有戏《柳琴《张郎休妻》》
 柳琴《张郎休妻》
柳琴《张郎休妻》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凤凰庄张云芳不务正业,受娼女李海棠唆使,不听他人劝阻,将善良贤惠的原妻郭丁香休出门外,郭丁香另嫁以烧窑为生的窑小,一家人和和睦睦,共同生活。后张云芳因游手好闲,家业败落,一场大火又烧死母亲,烧净家产,自己也双眼失明,以乞讨为生。当他听到有一家人为儿子过满月而设宴喜庆时,前去乞讨,不料想,此家正是郭丁香与窑小之家。郭丁香认出了张云芳,并生怜悯之心,为他做龙须面,在碗中放玉镯一只,以便让他卖钱生活。张云芳因此知道此人就是郭丁香,后悔难当,一头撞死在郭丁香家锅台。

 该剧广泛流传于潍坊、青岛等地区,它赞美善良,贬斥邪恶,宣扬了善良终有好报,负心终遭报应的论点。该戏演唱简单,戏词通俗易懂,朗朗上口,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

柳琴戏《张郎休妻》(刘家凤、何美玲)上

柳琴戏《张郎休妻》(刘家凤、何美玲)下

柳琴《张郎休妻》(上)唱词

张万仓心中好恼

暗地里写休书无人知晓

你本是黑凤楼前郭家之女

不生儿不养女万仓不要啊

俺二人好比那布谷鸟

棒打鸳鸯二翅飘

又好比上方的牛郎织女

七月七缺少那百鸟搭桥

说生气万仓好恼

休回你娘门再莫来了

说生气万仓好恼

从此后夫妻情我一笔钩销

丁香偏房犯愁肠

又听俺丈夫唤丁香

昨天丈夫要休我

多亏俺婶子大娘才把情来讲

今天丈夫又把我来唤

时时刻刻我这要提防

我这里上前施一礼

他不言不语也不答腔

走上前来施二礼

他哼了一声面朝西方

一见丈夫心生气

双膝扎跪在大客堂

我一见休书啊我的心如刀扎

张郎夫你稳坐大客堂

你听我表表当年夫妻情肠

俺本是黑凤楼前的郭家女

你本是凤凰庄上的张大郎

那时间你放学打俺的门前过

偶遇俺姐妹二人前去采桑

穿红的本是俺大姐

穿绿的本是我郭丁香

你看俺丁香长的俊

回到家中欧你爹和娘

欧你娘要是给你提媒去

你就安心南学里念文章

欧你爹要是不给你娶下俺郭家的女

你不上学打麻将指色子

学喝酒你得闹三光

你爹娘被你欧急了

差媒人来到俺的个庄

说说俺的爹又说说俺的娘

二老给我丁香来商量

一念大郎你人品好二念大郎你的文章强

二爹娘答应了这门亲事

郭丁香嫁给你张大郎

你八月十五下的彩礼

我入洞房那天是九重阳

进房来先叫姐姐后叫俺妹

一会改口喊个我姑娘

那时咱相亲又相爱

一小会也不离开我身旁

我只说咱夫妻能到老啊张郎

哪知你半路起下狠心肠夫哇

那时你好比鲜花才开放

现如今你人老珠又黄

我娶你为的是生儿养女

四年来没生下一个小儿郎

我洛阳城中算一卦

相遇妓女小海棠

海棠说我要把她娶过门

她定能给我生儿郎

三年二个不算多

二年一个正相当

因此我回家把休书写

休掉你丁香娶海棠

房檐高房檐低

房檐底下有二架鸡

家鸡再打团团转

野鸡不打扑扑愣过天飞

要吃还是家常饭

要穿还是粗布衣

半路的夫妻不能长久

知疼知暖还是结发的妻

房檐高房檐低

房檐底下有二架鸡

家鸡打鸣不入耳

野鸡打鸣如唱小曲

野鸡不打团团转

家鸡不打扑扑愣愣过天飞

人穿还是绫罗缎

论吃还买着吃

我偏说半路夫妻能长久

结发夫妻有什么稀罕我偏不要你

野菜苦来家菜甜

家菜野菜也不一般

吃了家菜能当饭

乱吃野菜枉废油和盐

我郭丁香疼你是真疼你

王海棠疼你全谎言

家菜苦野菜甜

家菜野菜不一般

家菜吃的我心中

换换野菜也到挺新鲜也不费油盐

俺一见大郎他变心肠

痴情女难劝这个无义郎

丈夫哇你休俺来俺也愿走

只是俺北秀的名誉实在难当

你娶了海棠不要我

我情愿堂楼孝敬咱的公婆娘

俺孝敬爹娘你不要

我宁愿井台打水前去绿浆

打水绿浆你不要

我宁愿高山给你放牛羊

放牛羊你也不要

我宁愿铺床叠被洗衣裳

一见大郎变心肠

活活哭死我郭丁香

拿起钥匙俺小房进

开开厢柜俺包衣裳

先包上文银整五十两

我把俺出嫁衣服都包上

我拿了双大鞋没纳好底

俺奴家的绣没纳好帮

还有那奴家的褂子没上领

俺还有大郎的裤子没杀裆

没上领没杀裆

我把这针头线脑我都包上

我拿起包袱往外走

看了看娘家随送的好嫁妆

娘疼闺为儿的好

我不能撇给王海棠

忙着拿把个小板斧

我劈了娘家陪送的好嫁妆

先劈柜来再劈厢

回头劈了我的架子床

上房劈了小八件

板斧撂在地平厢我将身把堂进

把钥匙扳给张万仓

我的娘

丁香排站大门旁

在门外活活哭死郭丁香

俺拿起包袱去何往

休出门的闺女我怎么见俺娘

走一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堂楼上我的公婆娘

走二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邻居我的好大娘

俺这走三里来我也回头望

舍不得鸡鸭和牛羊

走四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门前的两行桑

走五里来俺也回头望

杨柳树遮住俺的凤凰庄

恨不能砍倒垂杨柳

丁香回头再望望

条条大路哪里去

哭哭啼啼奔他乡

柳琴《张郎休妻》(下)唱词

范山打柴我进山林

我想起了前朝(几辈古人)

石城富夜梦血蝎手

到天明压惊的盒子送上门

范山整日把柴打

换米换面来孝娘亲

一奔高山我走下去

又来了丁香受罪的人

离了万仓有个月

整天在外受奔波

娘舅家里不能过

我到何处才能落脚

我好比(河)里的浮萍草

船到江心被抛锚

前边到有三条道

郭丁香我走哪一条

前边来了河一道

河上架着一个小桥

胆战心惊把桥上

有一位大嫂落在池塘

范山带路我头边走

我郭丁香随后紧紧跟

俺多谢樵哥一片好心

西北风吹来阵阵寒

樵哥担柴走在前边

我看他为人忠厚是个老实汉

走一路从没回头看俺一眼

开口俺把樵哥来叫

终日打柴可艰难

范山终日把柴打

不会生意不种田

俺母子日苦把光阴度

俺这为的是温饱有吃穿

我问大嫂你的家居住

你为何一人落在外边

提家乡泪涟涟

俺家离这不大远

就住在城南凤凰庄

郭丁香我一十九岁把门过

我的配夫叫张万仑

四年没生儿和女

他休了丁香去娶海棠

有钱人家有金银

娶妇好比做洗手脚

他呀换了这盆换那盆

开言我把大嫂问

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问俺家里还有什么人

休出门的闺女何人问呢

嫂嫂把俺骂哥哥赶出门

姑舅两家不能住

可怜我丁香无处安身

大嫂不要多悲伤

你到此俺家过一冬

单等过年打罢春

大嫂呢他乡你把路寻

大哥又把俺可怜

似这样好言语从未听见

若是丁香再改嫁

我一定嫁给这样的庄稼汉

老身我草房喜迎迎

笑在眉头喜心中

我的儿收来丁香女

你看她纺纱织布样样能

我有心收她做儿媳

不知她答应不答应

丁香我在偏房织布忙

又听见范大娘唤丁香

自从我来到她的家下

大娘对我象亲人一样

俺与范大哥早就有情长

有心就是就是不好讲

我有心终身许配与他

就是不好给大娘讲

俺大娘说话明明有意

她想把我收为儿媳

俺和三哥早有情义

我不如上前去对她提

要饭篮子垮肩上

我肚里饿了下四乡

整天我跟狗打仗

东庄要碗豆腐渣

西庄要碗冷剩汤

身上痒痒墙上蹭

白日里挨庄要饭

到夜晚宿落庙堂

想起当初泪两行

我不该休了郭丁香

自从休了丁香女

也不知她如今在何方

我不该上了海棠的当

把我的家业一扫光

城里边不好混

我挎个篮子下四乡

西北风吹来阵阵凉

冻的我身上直筛糠

哪一位婶子大娘行行好

讨碗剩饭冲饥肠

风调雨顺民安乐

庄户人家多快活

我自从娶了丁香女

街坊邻居把俺夸

三年前她给我生了一个白胖小

现如今丁香她又有啦

我买糖球我买山渣

扯花布给俺儿做了一个花褂褂

心中高兴转回家

叫声花郎跟我走

到家去见俺孩的妈

丁香偏房来纺纱

又听俺丈夫喊声她

俺丈夫今天把集赶

我想个点子吓唬他

你到街上把集赶

我在家中久病发

俺浑身酸疼实在难受

这一会疼的我没有法

我的个病体你也知道

你站在一旁问的为什么

你的病情我知晓

你吃糖球买山渣

你的病体要酸辣

人家夫妻都开玩笑

把俺饿的没有法

一见我妻郭丁香

骂声万仓你丧天良

我无颜再见前妻面

我挎起篮子我下四乡

儿时听来的《张郎休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9d0ca00100atz8.html

那天在狐狸姐姐的博客里看到她与张达教授、夜莺等博友一起谈论灶王爷张郎的故事,这让我想起了儿时听姥姥讲过的折子戏《张郎休妻》,应该说的是同一个人吧。听姥姥讲《张郎休妻》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细节记不住了,但大意还记得一点儿,是这样的:

传说丁香女是神女,下嫁到张郎家,没几年就带动张家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住的是砖瓦楼房,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珍馐佳肴。好日子把张郎烧包得够呛,不但不珍惜丁香女,反而在外边勾搭上了李海棠。张郎回家休妻,丁香女不舍,苦苦哀求张郎,但张郎硬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要休,丁香无法,只好应允。张郎问丁香想带走什么东西,丁香说,只要丫环和那头老牛和牛车。其他什么都不要。

张郎答应并赶丁香马上离开张家。丁香暗暗叮嘱丫环把牛缰绳打成千千结,这样解缰绳时还能拖延点时间,以期待张郎能回心转移。但张郎一刻也等不得,催丫环快快解开牛缰绳速速离开。丫环对张郎说,姑爷啊,缰绳太结实解不开。张郎拿来一把刀劈开牛缰绳,嘴里嘟嚷着“一刀两断!”

就这样,丁香和丫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张家。丁香对丫环说:“回头望,望见张家好楼房,回头望,望见张郎好衣裳。”

丁香对老牛说:“老牛啊老牛,你若把我驮到富人家,我手磨钢刀宰了你,你若驮我到穷人家,我剪刀剪草喂你三年。”

老牛拉着牛车慢慢地走啊走。

张郎把丁香女赶走后,第二天就把李海棠迎进家。张郎手舞足蹈地唱道:“前门走了丁香女,后门进了李海棠。哈哈!这回我就舒坦喽!我驴打滚,马打场,枕头摞在叉首(房梁)上,睡个蝎子倒爬墙!”

老牛驮着丁香女来到一座破窑前,停下不走了。丁香当夜住进了这破窑里。

丁香是神女呀,她四处打量了一下破窑,拔下头上金簪,仿照张家的建筑样式,上下左右一阵比划,很快建起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院落。三年过去了,丁香的家越来越红火,越来越富足。

张郎娶进李海棠后,整日花天酒地,挥霍无度,不到三年诺大的家业败落了,张郎穷得吃了上顿愁下顿,李海棠也逃之夭夭。张郎只好挖掉双眼外出叫街。(叫街即乞讨)

一日,张郎叫街来到了丁香女门前。丁香叫过丫环道:“丫环呀,外边叫街的怎么听声音像姑爷呢,出去看看,是不是姑爷来了?”

丫环出门看过,回来秉报“正是姑爷。”丁香心生怜悯,对丫环说:“姑爷肯定饿坏了,舀碗鸡汤给姑爷喝吧。”

丫环端着鸡汤刚要出门,又被丁香叫住,她从头上拔下金钗放到碗里,对丫环说“去吧”。

张郎大口喝着鸡汤,嘴里不断称赞,真香啊。忽然喝到了金钗,他从嘴里拿出来说“哎呀,咋还有一根鸡骨头呢?”随手扔掉了。丫环在一旁见此情景,忍不住说:“姑爷呀,那是我家小姐送你的金钗啊。”

张郎听出是丁香丫环的声音,羞愧难当,灰溜溜地离开了。

张郎最后的结局就是,狐狸姐他们说的成了灶王爷吧。

好了,俺听来的《张郎休妻》就记得这些,讲完啦。当年姥姥讲这出戏时,背了好多唱词呢,实在记不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