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uan1206的博客

天意怜幽草 人间重晚晴

 
 
 

日志

 
 

【转载】【绝句试笔】七绝 文人骨气  

2015-12-04 09:5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絕  文人骨氣

            孫澤先



未從權貴屈頭顱,正氣存身豈可侮。
青史才俊貴有骨,文人無骨即家奴。


【附:简体】

未从权贵屈头颅,正气存身岂可侮。
青史才俊贵有骨,文人无骨即家奴。



【附文】批林批孔运动中的冯友兰与梁漱溟
 
    1985年11月,时逢冯友兰的九十岁大寿,梁漱溟也接到了寿席请单,但他拒绝出席。在一封没有上款的回信中,梁漱溟不客气地说,他的拒绝,“实以足下曾诌媚江青”。
    这里所提到的冯友兰“曾诌媚江青”一事,是指1973年谢静宜代表江青访问冯友兰,此后有人建议他上书铭感,“信是写给江青的,但表示感谢毛主席、党中央。”再后,江青“导演”“批孔”的闹剧,可怜一代“大儒”的冯友兰竟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上,所谓开会发言、外出参观,等等,当时冯友兰还在天津小靳庄见农民赛诗,诗兴大发,又在医院吟诗有《咏诗》25首,其中赫然有称道“女皇”武则天的诗句,如“则天敢于作皇帝,亘古中华一女雄”,这在当时便被人非议为“诌媚江青”了。
    何兆武先生的新作《上学记》提及冯诗有“争说高祖功业大,端赖吕后智谋多”等,他以为:“这话说得毫无根据。现在有关汉初的史料主要是《史记》和《汉书》,可是这两部书从来没提到汉高祖打天下全靠(‘端赖’)吕后的智谋,捧吕后其实是捧女权,跟着江青的意思走。
    当年“批孔”之初,梁漱溟没有表态,后来他回忆说:“不料保持沉默也是有‘罪’的。在全组二十余人都纷纷‘表态’,积极参加这场运动,努力改造思想之后,我依然沉默,便有人说话了。有人在会上不指名地警告说:‘对重大政治问题保持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态度,这里边有个感情问题,立场问题。’紧接着有人又在会上指名道姓地说:‘前几天北京大学某教授公开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有一贯尊孔而转变为支持批孔,影响全国,群众欢迎。据悉,某教授五四时代在北大还是一名学生,而梁先生那时已经在北大讲坛上讲授印度哲学和儒家哲学了。时至今日,如果梁先生也向某教授学习,公开表态和支持批孔,影响将会更大,大家都会欢迎你的转变。’我听罢直摆手,不禁脱口而出:‘某教授的文章我拜读过了,我与他相熟,前不久还碰见他呢。我怀疑他文章所说的是否是他内心要说的真话。’会上马上有人反击,严厉地说:‘你有什么根据怀疑别人?就凭这句话,你对当前运动持什么态度,已经暴露无遗了。如何端正态度,在你自己。我奉劝梁先生不要再一次作运动的对立面了。’”
  梁漱溟无权“沉默”,遂于1974年2月22日至25日,用了两个半天,发表了著名的《今天我们应该如何评价孔子》的长篇发言,其中有一句让人印象十分深刻的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 
  后来的梁漱溟对冯友兰就不可能再如从前了,他对冯有了另样的眼光。如其回忆:“在‘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后不久,我见他在报纸上发表了文章,一反自己的历来主张,随着潮流百分之百地否定孔子,我心里很不舒服,便写信批评他,要他答复我为何这么做。不多久,他便在女儿的陪同下,悄悄地同我见面,叙述他的理由,包括他的苦衷。我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批评他不对。但他当面向我作了解释,我心里的气也平和了一些。人各有志,且各有所难,律己可以,何必强求于人呢!现在,这一切都已成了历史。我想某教授如今回过头来看看,应该说可以作出一个他自己满意,别人亦认为公正的答复了。”

(本文节选自《历史学家茶座》第9辑文章:“批林批孔”运动中的几位学者(之三)——冯友兰以及晚年梁漱溟和冯友兰的一次争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